一张“身份证”的寻根
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11:19 信息来源: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■通讯员 万佳俊 高美元 

  张秋勤 

  摄 影 徐弘历

  “阿妹,你还愿意跟我回家吗?”

  当看热闹的人潮渐渐散去,徐连福终于有了一丝空闲好好看一眼面前这个已经“失踪”32年的结发妻子,他曾在脑海里预演过无数种重逢的场景,只是真的到了面前,嘴里却再也说不出更多想念的话。

  32年了,或许对双方来说,久别之后的对方都只不过是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……

  2020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,无数人的生活都被彻底打乱了节奏,也是因为这场疫情,曾经习以为常的普通小事也发生了改变,无论是进出公共场所还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健康码和身份证成了保障人们出行的“通关文牒”。

  家住南湖区凤桥镇庄史村的毛水花也是在这个时候,忽然发现自己的生活乱了套。以前因为自己的活动范围只是一个小小的凤桥镇,坐过最高级的公共交通也不过是那摇摇晃晃的乡村公交,她从没想过有一天,会因为没有健康码而被熟识的公交车司机拒之门外。

  在4月21日找到凤桥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周林芳的时候,毛水花始终以为只是自己的“身份证”过了期,只要换一张新的就可以,可周林芳却在接过那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皱巴巴的“身份证”时却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这只是一张本地工厂里的工作证,虽然能证明你在厂里工作的身份,但不能当正常身份证使用啊。”周林芳把证还给了毛水花,并向她解释,手边却已经在电脑上打开了常住人口系统查询毛水花的身份信息,“只要查到户口,补办一张身份证也不麻烦。”

  可无论周林芳怎么查询,系统却始终提示“查无此人”,做了多年户籍民警,这四个字对周林芳来说再熟悉不过,毛水花所要面临的,或许并不只是更换身份证这般简单。

  “阿姨,您先回家,我们今晚再仔细查询一下,明天再来找您问详细情况。”送走了毛水花已是下班时分,但周林芳重新坐到电脑面前,那一晚她试图通过各种谐音字、相近字找到关于毛水花的信息,但结果却总是让人失望。

  但周林芳并没有气馁,作为南湖公安“最多跑一次”工作的金名片,由她作为队长、派出所社区民警和窗口辅警作为队员的“芳馨服务队”遇到过各种各样户籍上的“疑难杂症”,她说:“只要有心,问题总能迎刃而解。”

  4月22日,周林芳专程找到了毛水花在凤桥镇的亲属,在沟通询问情况中毛水花飘荡了一辈子的人生在一个延续了32年的故事里,被重新描绘。

  1989年,毛水花因为一些琐事离家出走,离开了那个远在衢州江山的小乡村。一路漂泊,她最后在凤桥镇扎下根,但因为智力缺陷,她的记忆中似乎也抹去了自己曾经在江山还有一段婚姻。

  到了凤桥后她与当地农民老朱走到了一起,但曾经的名字,毛水花已经记不起来,唯独留在脑海里的,只剩下“玉妹”和“毛陈乡”两个零碎的片段,就这样落户的事也就没有了着落。

  对朱家人来说,30年来毛水花早已是亲人一般,曾经,朱大爷的侄女也尝试通过抖音发布短视频等方法为婶婶寻找亲人,但最后都无疾而终。

  通过这仅有的两条线索,周林芳在结束当天的询问之后就向江山公安发去了协助函,但对江山公安来说,线索实在太少而找寻面又太广,毛水花的寻根落户难以开展。

  迟迟得不到答复,周林芳又突发奇想,也许“毛陈乡”在江山的方言里并不是这三个字呢?4月29日,周林芳找到了在衢州的朋友帮忙寻找当地是否存在这样一个村子,好消息是现实中确实存在一个“敖村乡”,但坏消息却是,这个村子早已在几年前因为当地建水库的需要,被拆分安置到了其他乡镇。

  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周林芳哪肯放弃,在得知消息的当天,她再次向江山公安发出了协助函。“这一次,希望不要再落空。”

  在几天的等待之后,好消息在五月初传来。“当地有一家姓徐的家庭在32年前曾有一名女子走失,目前已经作为是失踪人员注销户口,但要通过视频最后确认。”周林芳说。

  5月12日,毛水花通过摄像头与阔别了32年的丈夫徐连福再次见面,虽然两人都已是满头白发,但当初的海誓山盟还是让徐连福确认,这个毛水花就是曾经的妻子——徐有妹。

  现在摆在双方面前的问题,就是徐有妹是否愿意回到老家生活。“如果她愿意的话,跟家人回到江山之后就能顺利恢复户口和身份证等,但要是她选择留在嘉兴也不是难事,我们可以全程代办为她解决身份问题,让徐阿姨‘最多跑一次’。”周林芳说。

  因为这个户籍问题比较复杂,所以其中的对接、协调等工作都非常繁琐,但是周林芳却尽心尽力做着这件事,她知道,一个身份证明对于老百姓来说有多重要。

  5月19日上午10时许,在南湖公安和江山公安的共同协作下,徐连福终于从江山赶到了凤桥,在江南的小村庄里见到了曾经的妻子,怀里揣着的两本红艳艳的结婚证穿过将近半个世纪依然崭新,徐连福看到曾经妻子时,朴实的老汉也有一些不知所措。

  “32年了,阿妹,你还愿意跟我回家吗?”终于问出这句话,但徐连福也知道,毕竟32年没有见了,而且徐有妹在这里也有了自己家,他说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无论她做什么决定,只要活得快乐就好了。”

  最终徐有妹还是决定了留在她人生最后的故乡,徐连福也在确认证明上留下了红手印,虽然穿越半个浙江来寻找阿妹的他最终没能将他带回去,但是他说:“至少,我来这一趟,能让走失了32年的她,恢复户口,有了身份,这样我就觉得值得了。”

  目前,徐有妹的户口恢复工作和身份证已经在信息采集中,“估计最多一个星期我们就能为她解决生活难题。”周林芳表示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